<track id="z7zbz"><ruby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ruby></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strike></track>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 祁文博

        基層是法治社會建設的主要場域,充分發揮法治在基層治理中的關鍵作用,推進基層治理法治化是建設法治社會的根本要求?!斗ㄖ紊鐣ㄔO實施綱要(2020-2025年)》(以下稱《綱要》)指出“全面提升社會治理法治化水平。”為此,我們應在基層黨組織法治化領導的基礎上,不斷完善基層治理法律法規體系、推進多元主體的法治化參與,構建社會矛盾糾紛化解導向的法治化機制,筑牢具有中國特色的新時代法治化基層治理體系。

        第一,黨組織要善于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基層治理?;鶎狱h組織是黨的全部工作和戰斗力的基礎,是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各項任務的戰斗堡壘,是全面推進基層治理法治化最直接、最重要的力量。特別是在轉型社會時期,體制轉型與領域分離所帶來的社會矛盾增加,社會治理糾紛層出不窮,而基層黨組織直面人民群眾,沖鋒在化解社會矛盾糾紛的第一線,具有密切聯系群眾的工作優勢、政治優勢與組織優勢,特別是能夠善于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解決基層社會治理中的各類問題。為此,推進基層治理法治化水平就需要狠抓基層黨組織建設,以構建法治型黨組織為目標,優化基層黨組織的工作方式、工作機制、組織架構,切實化解影響基層黨組織法治化建設的體制機制性因素,充分發揮法治型黨組織在基層治理中的戰斗堡壘和領導核心作用。一方面,以街道和社區為場域,以基層黨組織法治化轉型為重要內容,發揮黨支部和黨員密切聯系人民群眾、服務人民群眾的優勢,打造以黨支部為治理核心、以黨支部輻射為半徑的基層治理“圓”形格局。另一方面,重點圍繞基層黨支部和黨員的作風建設、法治建設以及理想信念教育、廉政教育,夯實黨在基層的執政根基,切實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政治核心作用,確?;鶎又卫淼恼_方向。

        第二,構建完備的基層治理法律法規體系。構建多層次、立體化、多領域的法律規范體系,是建設法治社會的基本要求,也是健全法治德治自治相結合的治理體系的前提條件?;鶎由鐣卫淼膬仍谝幎ㄐ约纫谝試覐娭屏楹蠖艿膰抑品ǎㄓ卜ǎ┑能壍郎险归_,也需要高度重視以“村規民約”為重要內容的“軟法”建設。一方面,按照《立法法》所規定的法律權限與法定程序,系統梳理原有基層社會中不適應社會主要矛盾變化,不適應新的社會治理需求的法律體系,重新修訂、制訂基層社會治理法律法規,健全基層治理法制體系;另一方面,從人民群眾需求出發,密切關注征地補償、土地流轉等重點領域,精準回應地方治理的規則需求,傾聽民聲、反映民意,提高立法的科學性、民主化,提高法律化解基層社會矛盾的精度、效度。此外,充分發揮村規民約在推進基層治理中的重要作用,特別是市民公約、鄉規民約、村規民約、行業規章、團體章程等基層社會治理規范的積極作用,從具體的社會治理實際出發,完善村民議事決策規則、基層自治章程以及居民公約等,特別是要完善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等一系列的民主治理規范,提高人民群眾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提高、自我服務的能力,有效降低社會治理成本。

        第三,推進多元主體法治化參與。多元、動態、開放的基層治理結構意味著多主體在治理規則中有效互動,形成彼此協商、參與的良性合作關系,這正是基層社會治理的“活力”所在。經驗告訴我們,基層治理的關鍵在于人民群眾的有序參與。但參與的前提是遵守規則,實現規范化的有序參與?!毒V要》指出,“加強社會治理制度建設,推進社會治理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具體而言,一要完善政府信息公開制度。信息公開是推進多元主體參與基層治理的前提,群眾只有清晰了解相關信息才能具體地參與基層治理全過程。二要完善基層治理的參與渠道和機制。以法律法規或者其他規范形式為依托,構建基層黨組織為核心、基層政權組織為主導、各類社會組織和經濟組織為補充的群眾參與基層治理的渠道和網絡體系,搭建多元化、立體化的協商互動平臺,拓寬基層治理參與的制度化和非制度化渠道;深入理解基層群眾參與基層治理的社會心理基礎與社會運行規律,以此設計完善公眾參與機制。三要強化群眾參與的有效互動。參與的目的在于通過激發群眾的回應性使基層治理政策的制定與執行更科學,能夠體現大多數人的意志,保障更大多數人的利益。參與的有效互動既要求政府牢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治理理念,也需要民眾積極發揮主體性、主動性、創造性。

        第四,完善社會矛盾糾紛化解的法治化機制。推進法治社會建設,要構建完備的社會矛盾糾紛化解導向的法治化機制,將矛盾糾紛化解預防在基層。一是推進以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調解聯動體系,有層次、分梯度推進不同調解方式在各類社會矛盾糾紛化解中的重要作用;二是完善“一站式”矛盾糾紛化解機制,特別是針對基層社區治理秩序、街頭管理問題、土地房產權益糾紛、民生保障等糾紛多發領域,構建專業性的法律咨詢服務隊伍;三是構建均衡的法律資源分配機制,依托現有法律援助、司法救助等相關制度資源,強化民生保障、基層治理等領域的法律服務,充分發揮仲裁服務機制在基層社會矛盾糾紛化解中的重要作用。

        ★作者系蘇州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師資博士后,江蘇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蘇州大學基地研究員,本文系蘇州市社科基金項目“打造‘蘇城善治’社會治理品牌路徑研究”階段性成果。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秋日閱讀共享美好時光
        蘇州大學博物館:跨越百年的流芳
        快樂成長
        驚呆了
        江南風華
        無人駕駛零售車上線
        贼窝里的性奴h
        <track id="z7zbz"><ruby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ruby></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