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z7zbz"><ruby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ruby></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strike></track>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繆智 王沁誠

        蘇州將“塘浦圩田”主題文化公園建設納入大運河國家公園體系以及國家水工科技館建設項目體系等之中,用好這一獨具蘇州特色又兼具世界影響力的文化資源,做到高起點、高標準定位、高水平建設和推進,可能是實現“最精彩一段”的一個選擇。

        “天下之利莫大于水田、水田之美莫過于蘇州”,這是北宋水利學家郟亶對蘇州“塘浦圩田”造就的獨特文化景觀和利國利民重大作用的歷史評價。

        “塘浦圩田”是重要的農業和水利工程遺產

        “塘浦圩田”用歷史的眼光來看,是中國農業文明時代最杰出的偉大創造。吳地依江傍海,西南的丘陵地帶海拔400米。在東北部沿長江和沿海一帶,由于海潮和江潮的相互作用,形成了岡壟高丘,海拔為5米左右。中心東太湖一帶,地勢低洼,最低處只有海拔1.7米。源自浙江天目山的苕溪和宜溧山區的荊溪,從西南流來,被岡身地區攔阻,渚集在最低處,形成了太湖周圍地勢卑濕的湖沼平原。這一地理環境,決定了吳地魚米之鄉的形成會經歷一個漫長的歷史階段。

        吳地水稻種植雖然在公元前5000年的馬家浜文化時期就已發端,但在漢代司馬遷《史記》的記載中,依然是“楚越之地,地廣人稀,飯稻羹魚,或火耕而水耨……無積聚而多貧。是故江淮以南,無凍餓之人,亦無千金之家”的貧弱景象。600年后,多貧的江南之地有了轉機,“地廣野豐,民勤本業,一歲或稔,則數郡忘饑”,南朝史學家沈約《宋書》中的這段話,映照了江南600年中的變化。再一個600年后,南宋范成大《吳郡志》中則有了“天上天堂,地下蘇杭”的諺語。從漢至宋,1000多年的歷史,吳地先民為了生存,在抵御水患中,順應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創造出了御水和導水相結合的龐大農田水利生態系統,形成了“水田之美莫過于蘇州”的獨特文化景觀,因此,“塘浦圩田”是見證吳地先民將卑濕多貧之地變成“蘇湖熟,天下足”“人間天堂”的重要文化遺產。

        2022年7月18日,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大會在浙江青田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賀信中強調,“人類在歷史長河中創造了璀璨的農耕文明,保護農業文化遺產是人類共同的責任。”黨的十八大以來,歷史文化遺產背景已成新時代的主題文化背景,以歷史自覺敬仰這一偉大遺產,通過“塘浦圩田”為核心的主題文化公園建設,釋放蘇州歷史上最偉大文明遺產的文化力量,從歷史深處全面挖掘蘇州高質量發展的精神動力,是蘇州做實新時代文化建設、以重大實證項目做強江南文化核心地的重大舉措。

        “塘浦圩田”是泰伯奔吳的一個重要證據

        據專家研究,“塘浦圩田”和泰伯奔吳有直接關系。商周時期,地處西北內陸的周人,有一套城池封疆制度即:選擇條件優越的地方營建城市,城的外圍則散布許多耕地和村落;更遠的外圍再筑一條防御性的或斷或續的土石墻,叫做封疆,封疆內部落先民耕田其中。泰伯奔吳,將這套封疆制度及相應的工程技術帶到了吳地,封疆防御功能經歷史演變,轉換為宋代《吳門水利書》中太湖流域“五里或七里一縱浦,七里或十里一橫塘”的壯麗景觀。據《捍海塘志》記載,“五代錢王沿塘以置涇,由涇以通港,使塘以行水,塍以御水,脈絡貫通,縱橫分布,旱澇有備,仿佛井田遺象。”在“地無不耕之土,水無不網之波”,“低田常無水患,高田常無旱災”的資源集約利用中,“塘浦圩田”不僅造就了蘇州名聞天下、豐饒精美的農業特產,還因此生成了許多民間民俗信仰和節事風俗風情,這些寶貴的文化記憶和非物質文化遺產是蘇州歷史文化名城的巨大財富,值得不斷加以重視和弘揚。

        “塘浦圩田”是江南文化和吳文化最重要標志物

        蘇州古城是江南文化和吳文化的核心標志,與“塘浦圩田”同是防治水患的經典之作。蘇州古城因水而成,伍子胥“相土嘗水”,2500年來城址固定在原來的位置上,究其原因,是因為選了一個龜背形的好城址,太湖來水經胥江繞蘇州護城河分流,部分湍急的水流經城門入城后,由城內密布的水網導出后重歸護城河,快速的水流對古城水網起到了水質更新作用。所以有平江水雖多,但“惟水勢至此漸平故曰平江”的記載。自古以來,從“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到“小橋、流水、人家”,到“東方威尼斯”,再到“天堂蘇州、東方水城”,這些名言名句都十分明確地向世人宣告——水是姑蘇城的根和魂,水文化是代表江南文化、吳文化的最重要形態。

        蘇州古城是歷史上的漕運重地,之所以能成為漕運重地,和“塘浦圩田”造就的“蘇湖熟,天下足”有緊密關系。唐伯虎用“黃金百萬水西東”形容了運河閶胥段的銀子像水一樣涌來,嘉靖初年的吳縣志載:“運河,—名漕河,在西城下……蓋西閶之盛,自唐以來為然。自此過釣橋,水北流,由南濠至楓橋將十里,人煙相續,而楓橋為盛,凡上江、江北所到菽麥、棉花大貿易咸聚焉。”徐揚繪制的乾隆二十四年的《姑蘇繁華圖》描繪的地段,特別是胥門到山塘街一帶,是文獻中記載最多、本地人最愿稱道、外地人最為留戀的商業文化繁華地段。因此,姑蘇城的繁華與“塘浦圩田”有著相輔相成、密不可分的關系,是歷史上共筑蘇州“人間天堂”的兩大根本性支柱。

        統籌謀劃建設“塘浦圩田”主題文化公園

        目前,蘇州市水務局在相城區春申湖斜對岸的西塘河裴家圩樞紐內,正在建設以“塘浦圩田”展館為主體的蘇州水文化公園,但這一選址比較偏僻,不到1000平方米的展館場地難以呈現“塘浦圩田”的重大文化主題。對此,水務部門雖有遺憾,但受制于職能權限與時限要求,難以找到更優方案。建議站位遺產背景已成新時代主題文化背景、江南文化和吳文化發展,需要有重大奠基性項目支撐的戰略思考出發,將這一項目規劃至虎丘濕地公園,與虎丘風景區融合形成一個大景區,以此,體現城市疆域與外圍農村耕地的歷史關系,通過展示圩、塘、涇、浦、港、埭、堰、閘等古代水利工程設施的作用,直觀活化呈現“塘浦圩田”的歷史場景,說清楚與太湖水系和蘇州古城的水文化、水利文化技術的關系;說清楚蘇州成為魚米之鄉中的奮斗創造精神;說清楚蘇州特有民間風俗風情與水文化及“塘浦圩田”的重要關系,并將大型精品演藝活動融入其間,由此實現社會效益、文化效益、經濟效益的疊加效應。

        虎丘濕地公園目前規劃用地12.04平方公里,整體上看,這個規劃方案因為缺少文化主題的統領,難以彰顯蘇州文化的偉大歷史創造,不能形成蘇州文化獨樹一幟的影響力和傳播力。以“塘浦圩田”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獨特的景觀價值、普及性的科普教育、娛樂性的民俗民間風情表演,對虎丘濕地公園進行再造性提升,并在其外圍建設新時代江南魚米之鄉展示區,將極大提升虎丘濕地公園的文化價值。

        在虎丘濕地公園建設“塘浦圩田”主題文化公園,應聚焦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國家《“十四五”文化規劃》中的農業文化公園建設和水利部《“十四五”水文化建設規劃》中“建設水工科技館”的要求統籌謀劃。國家已明確江蘇是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示范段,但從建設現狀和內容主題看,蘇州“運河十景”要建成“最出彩的一段”,至少還難與揚州和淮安相比。揚州是歷史上的運河之都,大運河申遺牽頭城市的地位、中國運河博物館建在揚州;淮安有運河總督府遺址和中國漕運博物館,現在又在推進“中國水工科技館建設”,蘇州將“塘浦圩田”主題文化公園建設納入大運河國家公園體系以及國家水工科技館建設項目體系等之中,用好這一獨具蘇州特色又兼具世界影響力的文化資源,做到高起點、高標準定位、高水平建設和推進,可能是實現“最精彩一段”的一個選擇。

        ★作者系文旅中國智庫專家委員會特聘專家和姑蘇區委黨校常務副校長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秋日閱讀共享美好時光
        蘇州大學博物館:跨越百年的流芳
        快樂成長
        驚呆了
        江南風華
        無人駕駛零售車上線
        贼窝里的性奴h
        <track id="z7zbz"><ruby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ruby></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track>
              <track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 id="z7zbz"></strike></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