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hvzz"><span id="dhvzz"><dl id="dhvzz"></dl></span></address><noframes id="dhvzz">

      <noframes id="dhvzz">
      <address id="dhvzz"><listing id="dhvzz"><meter id="dhvzz"></meter></listing></address>
           

        logo

         
           
           
           
              您的位置:首頁>>民族村>>觀察思考>>正文  
         
         
        涂了漆的苗寨
        2008-04-21 來源:《北京青年報》

         
         
           
         
         
         
             搶救是必須在田野第一線的。第一線需要學者,而且需要學者中的志愿者。問君愿意在中華大地上千千萬萬瀕危的遺產中認領一樣,悉心呵護么?
           去年十二月里在南寧的文化遺產搶救論壇講了一句話:“許多遺產在我們尚未搶救時就已經消失了”。我所表達的是近些年常常碰到的一種令人焦急的狀況與感受。會后一個當地的記者追著要我對上邊的話具體說明。我說:“還要我舉例嗎?你下去跑一跑就知道了!睆乃哪樕峡,顯然還不明白我這話的意思。但緊接著的事情,就可以拿來回答他。
           從南寧出來,一路北上,去到桂北的山里考察少數民族的村寨。如今經濟發達地區,比如江浙的沿海地區,再比如山東,古村落已寥如寒星。我知道,只有在這片黔桂湘三省交界這樣的大山的皺褶里,還會隱伏著一些古老的山寨。然而這些古寨的現狀如何?還有多少完好的歷史杰作?我特意邀請當地的幾位文化學者做向導,他們知道我想看什么。
           然而,親眼目睹到的卻如挨了當頭一棒。
           依計劃先到融水苗族自治縣去看山上的一座有名的苗寨。據說這山寨的歷史至少在五百年以上。從一位做向導的當地學者的描述聽得出,這座苗寨外貌優美,內涵深厚,宛如寶寨。然而驅車攀山三四個小時之后,停車鉆出來抬頭一看,令所有人———包括做向導的學者也大驚失色。遍布山野一片刺目的艷麗五彩。原來這古寨竟刷了油漆。木樓的墻板涂成雪白,再勾上湖藍色的花邊,吊腳樓長長短短的木柱一律刷上翠綠色,看上去像堆在天地之間一大堆粗鄙的、惡俗的、荒唐可笑的大禮盒。當地的一位學者不禁說:“怎么會成這樣?前幾個月來還好好的呢!”
           后來才知道這里要建設新農村,一些人認為這樣做是為了表現“新”———煥然一新。這叫我想起二十年前寫過的一篇小說《意大利小提琴》。一位落魄的藝術家在舊物店里發現一把意大利小提琴,如獲至寶,但手里的錢不夠,他回去四方借款,待把錢湊齊再去買琴時,出現了同樣荒唐的一幕———店主為了使這把老琴更招人喜愛,用白漆把琴亮光光重油一遍,好像醫院用的便壺。
           能說店主不是出于好意嗎?但無知也會“犯罪”。一座古寨就這樣被報廢了。
           接下來我去訪問龍堆山頂上另一座歷史悠久的侗寨時,所見景象更加糟糕。為了開發旅游,吸引人們去看著名的龍脊梯田,這座山寨快成旅店區了。改建的改建,涂漆的涂漆,然后再用彩漆在墻板寫上各種店名。與我同來的本地學者啞口無言了。是呵,剛才被他描述得神乎其神的那座侗寨呢?
           看吧,這些古寨和古村落,不就是在我們還沒看到時就消失了嗎?我很想打電話叫南寧那位記者來親眼看一看?上覜]有他的名片。
           珍貴的文化遺產就是這樣被毀掉的。一半是片面的為了GDP,為了政績,為了換取眼前一些小利;一半出于無知。
           文化遺產就是以這樣的速度消失了的。幾個月前還在,幾個月后就完了,永遠消失不見。
           我想起兩個月前到浙南考察廊橋時,在陳萬里先生居住過的龍泉縣的大窯見到一座古廟。這座廟立在村頭的高坡上,老樹簇擁,下臨深澗,很是優美。此刻,當地為了開發旅游,正忙著翻舊為新,換磚換瓦,油漆粉刷。待爬上去一看,這座廟竟是一座明代遺存。不僅建筑是明代的,連木柱上原先的油漆所采用的“披麻戴灰”也原汁原味是明代的。我還發現大殿兩側木板墻上畫著“四值功曹”,風格當屬清代中期。所用顏色朱砂石綠都是礦物色,歷久彌新,沉靜古雅。然而眼下民工們正在用白色的油漆往上刷呢!四位天神已被蓋上一位,還用彩漆依照原樣“照貓畫虎”重新畫上,花花綠綠,丑陋不堪。我忙找來村里的負責人,對他說:“你知道你干的是什么事嗎?可是你們村里的寶貝?炜焱O聛,千萬別這么干了!”
           遺產的搶救不仍是第一位的嗎?但搶救不是呼吁,而是行動。要到田野,到山間,到廣大民間去發現和認定遺產,還要和當地人討論怎樣保護好這些遺產,而不是舒舒服服地坐在屋里高談闊論,坐而論道。
           此次在桂北三江的澄陽八寨,徜徉于那種精美的鼓樓和風雨橋之時,真為侗族人民的創造而折服。經人介紹,與當地的一位侗寨的保護者結識。據說這八座侗寨就是他保護下來的,遂對他表示敬意。談話中他說,當初有關領導部門也曾來人,要他們把這些美麗的風雨橋全漆成大紅色,要和天安門一樣。被他們堅決拒絕。如果沒有那次拒絕,就沒有今天迷人的澄陽八寨了。后來知道,此人是一位侗族學者,現在就住在澄陽八寨,天天守在這里,為保護和弘揚侗族文化而致力工作。
           一種遺產如果有一位鐘愛它的學者,這遺產就有了安全保證。但我們中華民族的遺產實在博大而繽紛,多數遺產的所在地實際上是沒有學者的,沒有明白人的。如果沒有文化上的見識,這些遺產必然置身在危機之中,毀滅時時可能發生。
           搶救是必須在田野第一線的。第一線需要學者,而且需要學者中的志愿者。問君愿意在中華大地上千千萬萬瀕危的遺產中認領一樣,悉心呵護么?   (馮驥才 文)
         

         
         
        ※ 本站所登載的文章內容均為作者觀點,并不代表貴州收藏網的立場,特此聲明!
           
           
         
         
        網站介紹 | 藝術加盟 | 業務合作 | 招賢納士 | 隱私權利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藏品信息發布 QQ:6006  MSN:gzscw@hotmail.com  Mail:sc@gzscw.com gzscw@126.com
        藝術加盟服務 QQ:6018  MSN:cqhdv@hotmail.com  Mail:jm@gzscw.com cqhdv@126.com
        客服在線咨詢 QQ:6066  MSN:fytv@hotmail.com   Mail:kf@gzscw.com fyitv@126.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7 貴州收藏網 版權所有 北京盛世國風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制作
         
        jazz日本少妇免费视频_神马影院我不卡_很黄很黄的曰批视频_GOGO人体大胆高清专业摄影_曰批全过程免费视频观看_欧洲性开放老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