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hvzz"><span id="dhvzz"><dl id="dhvzz"></dl></span></address><noframes id="dhvzz">

      <noframes id="dhvzz">
      <address id="dhvzz"><listing id="dhvzz"><meter id="dhvzz"></meter></listing></address>
           

        logo

         
           
           
           
             您的位置:首頁>>民族村>>觀察思考>>正文  
         
         
        兩漢牂牁郡府均設置于安順考
        2009-04-08  來源: 金黔在線-貴州日報

         
         
           
         
         
         


            史載:西漢武帝(公元前111年)出兵滅南越,回師除且蘭,遂平夜郎國南夷諸地為牂牁郡,將若干夜郎族群的部落及其土地納入了漢朝行政建置,行中原郡縣制,轄區遍及滇、黔、桂。西漢成帝(公元前28-25年)時,牂牁太守陳立斬夜郎王興,夜郎國從此破滅。直至東晉懷帝(公元311年)將牂牁一分為牂牁、夜郎、平夷三郡前,牂牁郡仍拿夜郎縣集重兵,對今天貴州大片地區行軍政統治的歷史長達422年。再則,我們追溯歷史2119年以來,即從西漢至隋統一中國,牂牁郡在今貴州設置的歷史延續已近700年,可以說,在貴州不分析牂牁則不足以把握夜郎由來之走向。牂牁郡首府故址今在何處?本文正是為此考證而言。

          近期,我通過對貴州出土的唯一一塊漢代木牘上的文字進行考識辨讀,其行文稱謂及功用十分簡要明白,是可供確認東西兩漢之牂牁郡府址均設置在今貴州省安順市西秀區寧谷鎮。在此,特將我對該木牘之考證闡釋如下。

          一、安順寧谷出土漢木牘情況

          1996年冬,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安順地區博物館和安順市文管所組成聯合調查及發掘組,在今安順市西秀區寧谷鎮龍泉寺漢代遺址處,發掘出土漢代木牘一枚,上面書寫有13個漢隸文字。這枚木牘在貴州境內出土是首次,至今也是唯一。因此,它對研究貴州古代歷史走向,破解夜郎神秘故里所在,彌足珍貴。

          木牘為戰國至魏晉時代的書寫材料,亦稱木簡。是用毛筆蘸墨寫字在其上的長條形木片。杜預《春秋經傳集解序》中講:“大事書之于策,小事簡牘而已”。于此,可見古代文人官吏用木牘就如今天我們用紙片。

          在安順寧谷發現的這枚木牘,長15厘米,寬5.2厘米,厚0.5厘米。木牘上部及右邊已腐朽殘缺,牘片上文字經2000多年的土蝕水腐,筆畫不清,字跡難辨,所幸當年參與考古發掘工作的安順市文管所所長郭秉紅是個敬業的有心人,為保存資料,他同劉恩元先生負責將當時所有出土文物認真整理拍照,繪圖記錄建檔。正因有此檔案,當安順市委宣傳部部長顏學麗邀我參與研究黔中歷史文化時,我才得以面對這枚漢代木牘的照片,并對其上文字進行反復考校辨識和讀釋。

          二、木牘是報呈牂牁郡府太守的申冤狀牌

          木牘上書寫有13個隸體字,為破解字跡不清,難以辨識之處。我首先認真查對牘上多條木紋走向,同時排除其被水浸墨染并非與字線相關的暈影,積極領會書牘者運筆走勢之意向來進行考識。待推敲出書者用字聯句、行文傳意之用辭,在認為多次與書者發生意會神交后,我才用玻璃紙放在照片上,對其字形反復用白描手法進行度量摹描,待牘上文字神形現了八九,方算拿捏成稿。繼而我再以漢代文字造形尚欠整體規范,古者書隸,往往同字異書的眼光來進行考校辨識,在借助古今文字對比相較,識得其上文字后,又翻《辭!穪砜季科溆米种帕x。其中,除一字實在模糊不可辨識外,牘上12字均已辨識,并依其行文聯句用字之古義而讀釋。

          木牘上方書“乂郡”二字,有如對收信人的頌稱。下方第一行書“牂牁郡”三字,是呈報收信人的府第。接下兩行書“信自冤辭,口考者所”,是呈報人的申表內情。

          釋文:(呈)英明賢能的郡守

          牂牁郡府:我相信自己蒙受冤枉而有話申辯。請求考察判明內中原由之所以。

          于此,我們當明白,這正是2000多年前,一位告狀者呈報給當地牂牁郡府太守的申冤狀牌。究其用字之行文范例,這也正是我們貴州迄今發現的一篇時間最早、用字最短捷之古典文詞了。

          通篇考證辨識木牘文字,除“信自冤”三個主題文字為稍作正隸書寫外,其余文字則皆為草隸字急就而一氣呵成。究其書寫字形十分符合兩漢流行之“幕府縱橫急就章”公文格式。而“信自冤辭,口考者所”,必求申辯,向誰申辯?當然是當地的官衙府守了。而史有明記,當時其地已設置有群舸郡府,而木牘上書“乂郡”、“牂牁郡”均不難辨識。

          三、與木牘同地出土之文物可證西漢牂牁郡府址就在安順西秀區寧谷鎮

          今寧谷鎮屬安順市西秀區,古稱“寧國寨”、寧谷司。明朝前期這里即建有土司府。歷代地理府志上其列名早于安順,為貴州先期仡佬民族聚居地。今寧谷漢代遺址地處山清水秀之一片良田沃野,仍存古驛道十數里可接貴陽、安順、紫云方向。筆者在2000年至2002年曾應寧谷鎮黨委、政府之邀,幫助寧谷策劃建設寧谷古漢邑休閑度假景區,該地立有“寧谷古漢墓群保護區”墻、碑。親勘寧谷田邊地埂,漢窖、漢墓、漢磚瓦隨處可見,F已查明,寧谷尚存古漢墓近300座,省政府已定寧谷為古漢墓群保護區。

          1996年冬在寧谷出土的這枚漢代木牘出自發掘堆積層最深處,與其同時同地發掘于其上土層中的漢代文物有陶、木、銅、瓦、磚多件。覆蓋于木牘之上的文物有“長樂未央”及“云紋”瓦當數十片及“五銖”、“半兩”古錢幣三枚。

          “長樂未央”在西漢時是個吉祥成語,其時,能將“長樂未央”瓦當用在房檐上的建筑物,按漢朝官儀常規只能是代表朝廷行使權威的府衙。因為“長樂”、“未央”都是西漢皇帝、皇后的朝殿和寢宮用名!掇o!罚骸啊L樂宮’,西漢主要宮殿之一,……漢初皇帝在此視朝,惠帝后朝會移‘未央宮’,長樂宮改為太后居地”?梢姟伴L樂未央”瓦當能用于今貴州即昔日夜郎之地方,此非代表朝廷行使官儀之府衙不可。這個府衙是誰呢?由此地出土這枚木牘稱“乂郡”、“牂牁郡”可證,非西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滅南越,除且蘭,平南夷地為牂牁,所置郡治之所地莫屬了。

          再者,于木牘地層上出土有三枚古銅幣,當初發掘報告鑒定為:“五銖錢二枚,錢字體粗大,‘五’字交叉兩筆較直,‘銖’字的‘金頭’呈簇狀,‘朱’字頭方折,應為漢武帝至昭帝時期的五銖錢;半兩錢一枚,邊略殘,無郭,應為漢初民間所鑄!倍@錢幣非貴州古代之且蘭、夜郎所造,是誰帶來的呢?當然是西漢中原之官吏們了。

          另者,這個漢代遺址堆積層深有6層達2米,其間出土火螳,炭灰、木架、瓦礫相見多層地,不排除此郡府曾因故數次垮塌翻修,但它出土之文物可見下限為西漢,是應當屬第一個西漢牂牁郡府遺址的。

          目前,貴州考古界認定,寧谷及平壩、清鎮一線為貴州漢墓遺址最集中連片區,發掘出土的墓葬形式、磚瓦式樣、文物品類最具漢代中原模式,且在貴州17個萬畝良田大壩中,這一區域萬畝良田大壩最多最集中,加之此處踞夜郎,扼滇國之地利歷來堪稱首當其沖,牂牁郡治所選此為府地,由太守親自坐鎮,拿臨近之夜郎縣集重兵,設都尉駐守,從兵法上講可呼應在握,從政治上講十分適宜養官邑民。

          從歷史發展分析,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平南夷后,設牂牁郡,安順隸屬牂牁郡,東漢仍沿舊制。依寧谷出土文物上文字和眾多器具考證來判斷,兩漢之牂牁郡府均設置在安順西秀區寧谷鎮。(作者:林明璋 )




         

         
         
        ※ 本站所登載的文章內容均為作者觀點,并不代表貴州收藏網的立場,特此聲明!
           
           
         
         
        網站介紹 | 藝術加盟 | 業務合作 | 招賢納士 | 隱私權利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藏品信息發布 QQ:6006  MSN:gzscw@hotmail.com  Mail:sc@gzscw.com gzscw@126.com
        藝術加盟服務 QQ:6018  MSN:cqhdv@hotmail.com  Mail:jm@gzscw.com cqhdv@126.com
        客服在線咨詢 QQ:6066  MSN:fytv@hotmail.com   Mail:kf@gzscw.com fyitv@126.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7 貴州收藏網 版權所有 北京盛世國風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制作
         
        jazz日本少妇免费视频_神马影院我不卡_很黄很黄的曰批视频_GOGO人体大胆高清专业摄影_曰批全过程免费视频观看_欧洲性开放老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