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hvzz"><span id="dhvzz"><dl id="dhvzz"></dl></span></address><noframes id="dhvzz">

      <noframes id="dhvzz">
      <address id="dhvzz"><listing id="dhvzz"><meter id="dhvzz"></meter></listing></address>
           

        logo

         
           
           
           
              您的位置:首頁>>民族村>>觀察思考>>正文  
         
         
        貴州省文化遺產保護與發展觀察

        2012-07-08    來源:貴州日報

         
         
           
         
         

         

         

        資料圖片

         

          

           守護文化空間 保護精神家園——我省文化遺產保護與發展觀察


          貴州民間文化網上博物館開通,民族文化遺產在網絡時空里安了一個“家”,在構建的文化空間里,民族文化遺產被整理、表述和收藏,這算是最近我省關于民族文化遺產保護的“一件大事”。但是,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如果當一種文化遺產一旦進入博物館,實際上就在宣告它的末日即將到來。


          “我們的文化遺產保護受到挑戰。文化因人的生活而存在,是活態的,因此,不僅保護物質載體,更重要的是保護人們的傳統生活方式,民族生活習俗和文明進步的軌跡。只有換取當地民眾的文化自覺,確保當地民眾對自身文化的主體地位,捍衛日常生活實踐中的文化價值,才能科學地認識和推動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我省一位文化保護專家說。


          守護好我們的文化空間—民族村寨



          貴州民族文化在村寨的視野里,還有許多未知的文化之美值得探尋。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貴州居民留下了眾多豐富多彩、獨具民族特色的村落文化景觀,可以數上名來的寨子成千上萬,具有600年以上歷史的文化村落景觀就達1800個。生活在這些村寨的民族,創造了斑斕多姿、窘態各異的文化。苗族穿在身上的衣服是一本民族遷徙的史書,據說甚至看得見哪一條是他們曾經渡過的黃河、長江。他們認為自己的祖先是蝴蝶媽媽,與楓樹有千絲萬縷的聯系……這些文化內涵在村民每天的生活里,在活生生的現實生活場景之中。



          然而,進入20世紀80年代后,卻遭遇到現代化和全球化的沖擊。正如為文化遺產保護鼓與呼的中國民間文藝協會主席馮驥才所言:事情總是有不可抗拒和不幸的一面,便是歷史文明在當代的瓦解超乎我們的想象。當代人被消費主義刺激得物欲如狂,很少有人旁顧可有可無的精神。失去了現實的實用意義的民間文化自然被摒棄在人們的視野之外。國內村落文化景觀開發利用面臨挑戰,不是盲目模仿十年前的麗江發展模式,就是處于一種單向的趨同旅游工業發展模式。保護和發展,成為當下文化遺產保護和開發的一個世界性難題。



          黔東南自治州首批公布的100多個民族文化保護村寨,有正式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申請預備名單的《黔東南苗族村寨》重點村寨的雷山郎德、西江,臺不九擺,劍河九吉、溫泉,從江岜沙等,又同樣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黔東南侗族村寨》中的重點村寨的黎平紀堂、地捫,榕江宰蕩,從江增沖、銀潭、占里等。黔東南民族文化村寨既是苗侗民族古老神秘的家園,亦是黔東南古樸多姿的傳統文化傳承的載體。民族文化村寨,在建筑環境、村鎮布局、房屋造型、建筑用材、營造技藝、建筑功能以及建筑習俗、文化傳承等方方面面,對研究人與自然、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系、人對自然、社會和自我的認識等方面,顯示出各民族傳統的生態智慧。有學者指出:“黔東南民族文化村寨,展現和延續著幾千年的古來文明,它既是苗侗民族的精神家園,又是他們的生態家園,是當代人感受淳樸文化,憩息疲憊心靈的最后凈土,是構建和諧社會的文化源泉。”



          當然,還是前面提到的,不僅僅是申報進入文化遺產名錄,文化遺產就自動被納入有效的保護體系,重要的是出土文化遺產空間的人群在做什么?處于什么樣的地位?是不是充分考慮文化遺產保護自愛他們日常生活實踐中的功能和地位?


          有一次,記者在凱里市三棵樹鎮排樂村季刀苗寨與一個包村干部聊天,她眼里的季刀正在旅游發展引導的現代性上左右搖擺。她記得第一次去季刀,獨自一人,村民不問她是誰,就請喝酒吃飯。她喜歡季刀人的熱情,苗家人的鄉土、樸實,來到這里的內在感受,讓她眷念季刀的歲月。那時季刀人似乎沒變,還像上一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一樣,感情要豐富些。季刀由此成為她懷念人與人之間充滿感情的無利益相處的懷舊的場所,成為一個她尋找感情寄托的地方。


          在聊天的時候,一個導游帶來兩個德國人,在季刀寨里轉一圈下來,看見導游不停追問有沒有穿盛裝的姑娘與客人合影。由于大多數姑娘在外打工,加之正是農忙時間,大家都在坡上干活。這時忙碌著挑糞的吳琴很積極地回應:“我可以穿。”導游忙叮囑:“你快穿,我給你10元。”吳琴倉皇地進家穿苗族盛裝。苗族盛裝的穿法很復雜,一般是兩個苗族姑娘幫助一個姑娘穿,最快也需要半個小時。因為害怕客人等久了,記者在旁手忙腳亂地著。吳琴不停地說:“時間太短,我都沒好好打扮,是不是太丑了。”鄉土人是很重視照相的,每一次,必定穿著盛裝,很莊重地看著鏡頭,留下最美的樣子。導游塞給吳琴10元,吳琴推卻著:“不要錢的,姐姐。”“收下吧,這是勞動所得,而且客人很喜歡。”吳琴最終扭捏著接過那10元錢,臉上泛出不好意思。



          吳琴有追求美好生活的訴求,有發展的渴望,她的方法是在鄉村旅游中改變自己的文化角色,簡單迎合外界的需求,獲取一些現實的好處。然而,她正在丟失自己本真的生活形態。她完全可以在外界的發展模式引導下實現自己文化在旅游中的核心地位,主導爭取向外界表述、展示自己的文化精神,而不是簡單的及時性表演和服從。



          顯然,保護了一個古老的寨子,不是讓住在里面的人像歷史一樣凝固,重要的是,住在房子里的人,在想什么。很多人想文化遺產保護帶動旅游和經濟的發展,因此形成一種定勢一種慣性的思維。讓像吳琴一樣具有面對未來和現代化的能力,圍繞旅游開展的文化行為替代日常文化生活角色,從長遠來看,不利于文化遺產的傳承。


          傳統技藝讓45歲的苗族銀匠楊光賓體驗了經濟發展帶來的物質賦予,但隨之來的是深沉的擔憂。盡管楊光賓知道2006年苗族銀飾鍛造技藝已被列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目前,他也被評選為苗族銀飾鍛造工藝國家級傳承人代表。但這仍不能阻止古老技藝瀕臨消失的困境,他仍擔心旅游品風行會讓苗族真正的技藝走向消失。“現在的問題是沒有傳承基地,沒有資金。傳承需要資金,靠本身的力量只能影響身邊的少數人來學這門手藝,而不是更多的人。”我們需要政府支持,特別是解決生活問題,才能保證教學生,才能保障文化的傳承。



          “傳統文化活動空間被打壓,農業文明的建立起來的制度被迅速地擊潰,傳統的道德模式行為在快速地消失。舊的文化傳承機制被打破了,而新的沒有建立起來。重要的是維護村寨的傳統人倫,要有步驟地進行綜合研究,有步驟地推進鄉土文化重建。”省文物局局長王紅光說。



          現代生活讓鄉村逐漸封閉,鄰居不了解鄰居,自來水入戶,水井作為公共交流的生活空間不再發生作用。“這里有多少鄉村的喜怒哀樂呀。”省文物局已在雷山縣控拜村建立文化活動中心、老干活動中心、銀飾傳承展示場所。在他們看來,有了文化活動場所,控拜村民就有了文化交流和傳承的空間,這是文化遺產保護的可能,控拜村正力求讓傳統技藝回歸它本來的土壤并找到發展的可能。需要考慮怎么讓她在自己的土壤上有機地變遷,在自身的文化自信下去進行吸納,讓控拜人在日常生活細流中感受到精神的力量。



          保護好人類的精神家園—非物質文化遺產


          打開國家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赫然列在其間的貴州的保護項目有苗族古歌、刻道、布依族民歌、瑤族猴鼓舞、黔劇、彝族漆器髹飾技藝、安順地戲、布依族八音坐唱、水族馬尾繡、苗寨吊腳樓營造技藝、苗族鼓藏節等共計62項101種,涉及民間文學、傳統音樂、傳統舞蹈、傳統戲曲、曲藝、傳統美術、傳統技藝、傳統醫藥、民俗等10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中的9類。其中苗族24項,名列前茅;布依族9項,位列其次;侗族7項,居第三,各少數民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占到9成以上。



          由于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活”的遺產,靠人身口相傳,所以,國家在公布遺產名錄的同時,也公布了一批代表性傳承人,目前貴州有20項37人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傳承人年齡34~81歲,集中在40~70歲之間。據相關資料,到目前為止,貴州已公布兩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數量達297項,93人成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



          這份琳瑯滿目的名錄充分展示著貴州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的豐富,在多元富麗的民族畫卷里,描繪一個多彩多姿的貴州,同時讓我們看到在現代城市文明下,人們對多元文化的回歸、渴望和認同。



          現實中中國的申遺不只是一些政府和少數干部追求政績的表現。豐厚的經濟回報,也使人們趨之若鶩——只要打上世界遺產的標簽,隨之而來的是享有全球知名度,迅速躋身于國際旅游熱點,從而贏得巨額的商業價值和經濟利益。



          有專家指出,一個項目一旦被列為世界遺產,就會成為一些地方的經濟發展突破口。當文化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一種手段時,便很可能出現“文化搭臺、經濟唱戲”的短視邏輯,直接導致文化的邊緣化,在無節制的利欲面前,即便博大精深,也不能避免其衰落的命運。



          “將各種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列入各種級別的遺產名錄,不失是一種保護的方式,但是,僅靠此來救贖豐富多彩的文化遺產,一則方式也太過單一,力度也顯得太過單;二則列入遺產名錄后,各種新的問題也將隨之而生。”專家們頗有憂慮。這種保護當然不是給一個名號,給一座獎杯,而應是確確實實地實現文化所有者多自己文化認識的提升和認同,從而實現實質性的保護和發展。



          “從貴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發展現狀來分析,幾個問題尤為凸顯。”專家指出。首先,遺產繼承人在逐漸離開文化的生長地,離開孕育文化和生長文化的土地;年輕人離開村莊到城鎮打工,離開耳濡目染的文化土壤,距離本文化越來越遠,很難產生對自己文化深厚的認識和認同。包括一些被媒體關注或者政府推介為文化遺產人的傳承人為了生計,不得不移居城鎮,以自己的一技之長在城市謀生。“沒有土地的人就是沒有文化的人”,當這文化的所有者離開他們的村莊離開他們的土地離開他們的寨子,他們正在離開他們的文化圈從而拋棄他們的文化。在其文化無所依托的城市,他們將走向何方?



          其次,當文化所有者來到城鎮面臨生存的巨大壓力,選擇進入工廠打工或者做著以自己的文化毫不相干的體力活,或者干脆把自己的文化絕對商業化,以迎合城市泛娛樂時代人們對各種文化產品的需求。“商業化帶來的后果是力圖滿足市場的需求,什么好賣就生產什么,需求就是市場,相對弱勢不被大眾所認識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似乎只能盲目遵從和迎合,變得沒有選擇。”因為需要生存,所以學會放棄,而對文化的放棄將可能是一種災難。我們已經無奈地看到,村寨的年輕人正在放棄自己的文化,尋找與新文化的結合和認同。我們不可能把他們強拉著回來,保護自己的文化。因此,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的認定,不僅是找到傳承文化遺產的可能,更是需要對其文化進行及時的搜集和整理,把這些珍貴的遺產寫進人類發展的歷史書頁,以便子孫后代可以通過閱讀知曉。



          保護不是強留住表面僵化的文化遺產,而是在保護的同時,由其隨著時代的發展,有所創新,使文化遺產適應每天變化的生活,在可控的文化空間里行走,在有意識的文化空間里固守文化精神內核,找到回歸生活世界的出口。

         

         
         
           
         
         
        網站介紹藝術加盟 | 業務合作 | 招賢納士 | 隱私權利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藏品信息發布 QQ:6006  MSN:gzscw@hotmail.com  Mail:sc@gzscw.com gzscw@126.com
        藝術加盟服務 QQ:6018  MSN:cqhdv@hotmail.com  Mail:jm@gzscw.com cqhdv@126.com
        客服在線咨詢 QQ:6066  MSN:fytv@hotmail.com   Mail:kf@gzscw.com fyitv@126.com
        北京辦事處:010-51263591 南京辦事處:025-52991184 貴陽辦事處:0851-6861660
        北京盛世國風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貴州盛世金馬影像傳媒有限公司 聯合制作
        Copyright Reserved 貴州收藏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 08104927號
         
         
        jazz日本少妇免费视频_神马影院我不卡_很黄很黄的曰批视频_GOGO人体大胆高清专业摄影_曰批全过程免费视频观看_欧洲性开放老太大